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向租房套路说“不”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8日 14:13

租客网:向租房套路说“不”

你年轻有为、志存高远,远道而来,一贫如洗。每一位来深圳的青年人,理想中的生活里,有CBD六十平米的卧室,有景观阳台。他们不曾知道,做着这样的梦,就像在雪地里睡着一样危险。

二房东和黑中介藏在不远处邪魅狂狷地一笑,他们年复一年不辞劳苦,把深圳青年的天真耕耘成务实。

在深圳租房的小谢,最近遇到了大麻烦,他租房的中介公司跑路了,只剩下一具“空壳”。据小谢描述,自己于去年五月份在该中介公司租了一间房,房子是中介公司整租装潢再出租的“二房东”模式,因为房子位置靠近小谢上班的地方,就签了一年的合同,合同到今年五月份截止。

谈到交易方式,小谢表示当时的中介人员跟他说要在手机上下个软件,因为公司房子太多,用软件收租比较方便,涉世未深的小谢并没有怀疑,就按照中介的指示做了。

中间几个月小谢按时交纳房租,并为发生任何异常,可就在前几天,中介突然通知小谢搬走,可合同还没到期,小谢自然不愿搬走,但中介告诉他是因为政府查办隔断间,押金会在几天内退回到小谢的卡里,心软的小谢心想能拿回自己的押金就行,就没过问太多,便找了其他房子搬走了。

过了几天押金迟迟不退,小谢登陆软件查看,却发现自己被贷款了!而后小谢才明白自己是被分期贷款了,而中介公司资金链断裂,跑路了,但自己的分期费用还得继续还!手上金钱全部榨干,他们就在黑中介这里就毕业了!一批又一批的来深圳的青年接受了黑中介二房东的洗礼,但他们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代价是手中的押金、租金将折成各种不可知的费用、罚款……

恶性的竞争导致最终的受害者还是租客,租金的上涨增加了城市漂泊青年的压力,“黑中介”、“黑房东”仿佛成了每个青年进身都市的必经之路。难道“信任缺失”已成市场常态?还有谁来维护租客这个群体的利益?

在所有人都在谴责社会“黑暗”的时候,笔者了解到一直全心全意为租客服务的租客网,依旧不忘初心,维护租客的利益。面对市场乱象丛生,租客网依然稳中不乱,继续坚持自己的原则,以租客的利益为中心,并通过持续提升自身服务水平与能力,帮助租客得到更好更安全的租赁体验感!

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房屋租赁,租客网率先提出“租房免押金,不要中介费”,的模式,并采用了“信用体系认证”,保障了平台用户的素质问题。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

选择租客网,拒绝一切套路行为,让租房更简单轻松,让住房更舒适安全!


关键字:

相关推荐

谷歌量子计算突破登Science封面!首次对化学反应进行量子模拟

今天,谷歌的量子计算机登上了Science封面,他们成功用12个量子比特模拟了二氮烯的异构化反应。    这已经是谷歌量子计算机第二次登上顶级学术期刊封面了。  去年10月,谷歌的量子计算机因为实现了“量子优越性”登上了Nature封面,仅用了200秒就解决了超算需要1万年才能求解的量子电路采样问题。  这台量子计算机还能干什么?谷歌说过,能模拟化学分子。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就做到了。    因为分子遵循的是量子力学,用量子计算来模拟也更为合理。只需更少的运算量和信息,就能计算出化学物质的性质。  量子计算机模拟化学分子用处巨大。除了谷歌外,其他拥有量子计算技术的公司也在也研究,微软就是其中一员。  上个月,微软发表了一篇文章,用量子计算帮助化学家寻找催化剂,将二氧化碳转化为甲醛。展示了量子计算与化学结合的应用前景。    量子化学还是得用量子计算机  薛定谔方程是量子化学的基础,也是化学分子遵循的基本规律,求出方程的解,就能得到物质的具体化学性质。  但是求解薛定谔方程谈何容易,随着分子里原子数量的增多,解方程的运算量呈指数级增长。  就拿化学里比较简单的苯分子(C6H6)来说,它只有12个原子,但是计算维度达到1044,这是任何超级计算机都无法处理的。    为了简化求解过程,早在计算机出现之前,就有了一些近似方法,比如谷歌用到的“哈特里-福克方程”。但即使经过简化,运算量也是巨大的。  更糟糕的是,在化学反应过程中,也就是化学键解离时,分子系统的电子结构会变得更加复杂,在任何超级计算机上都很难进行相关的数值计算。  2018年,有人提出了一种新的量子算法,运算复杂度不再是指数增长,而是呈多项式增长,大大降低了运算难度。  算法都具备了,就差一台合适的量子计算机。    谷歌量子计算机模拟化学反应  去年谷歌的Sycamore量子处理器实现了53个量子比特的纠缠,所以就用它来模拟几个简单的化学分子试试看。  谷歌先计算6到10个氢原子组成的氢链的结合能。原始方法(下图中的黄色)效果一般,与VQE等算法结合后,量子计算机求得的结果与真实值几乎完全吻合。    以上是化学分子的静态过程,接着,谷歌又用Sycamore模拟了一个简单的化学反应:二氮烯的异构化。    二氮烯在顺式和反式之间跃迁的能隙是40.2毫哈特里,量子计算机给出的结果是41±6毫哈特里。  虽然精确度上比前面模拟氢原子链要差不少,但谷歌表示,这是“第一次使用量子计算机预测化学反应机理”。  本文的通讯作者RyanBabbush说,虽然以上的结果不需要量子计算机就能模拟,但这项工作仍是量子计算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未来可以将这种算法扩大规模,来模拟更复杂的反应。而要模拟更大分子的反应,还需要更多的量子比特。  Babbush认为,总有一天,我们甚至可以使用量子模拟开发新的化学物质。

2020年08月29日 10:30

《绝地求生》开发商公开Q1财报:亚洲地区销售额占89%

近日,《绝地求生》开发商Krafton(原蓝洞工作室)公开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销售额达到5,081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9亿元),营业利润达到3,524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0亿元),纯利润达到2,939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7亿元)。其中,销售额同比增长98%,营业利润同比增长255%,纯利润同比增长215%。第一季度,公司手游的销售额达到4,214亿韩元,PC游戏的销售额达到718亿韩元,电玩游戏的销售额达到113亿韩元,其他为34亿韩元。同时,通过手游协议获得的收益环比增长508%,端游收益则环比减少54.7%,总收益环比增长98.7%。今年第一季度Krafton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中的收益达到4,518亿韩元,占了总体的88.9%。同时,亚洲地区的收益环比增长170%。相反,北美/欧洲地区中的收益达到308亿韩元,环比减少39.3%。同时,在韩国地区中的收益达到241亿韩元,环比减少13%。

2020年05月18日 11:51

美证监会重申风险,中概股危机加剧!赴美上市更难了

美证监会近日重申中概股风险,有业内人士将其解读为“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意味着下一步可能有更多公司股票会被调查,这对于赴美上市的企业来说难度将大大增加”文|《财经》记者张欣培王颖马霖编辑|陆玲余乐时隔十年,中概股再次遭遇全面狙击。头顶多项光环的瑞幸咖啡自曝22亿造假,成为了此轮中概股危机的直接导火索。随后,又有中概股公司好未来自曝造假,也有包括爱奇艺在内的中概股公司开始遭到做空。而这场危机或许才刚刚开始。4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近期多次接受采访表示,“我认为几乎每家中概股都或多或少存在造假。”有业内人士将其解读为“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意味着下一步可能有更多公司股票会被调查,这对于赴美上市的企业来说难度将大大增加”。在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看来,SEC主席亲自下场提示中概股风险,未来中国企业在美股市场的处境可想而知。“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科创板丰盈鲜嫩的韭菜园。对很多有条件回A股的中概股来说,判断是否应该启动私有化的主要考量可能主要不再是经济因素。”王冉表示。“这次由瑞幸、好未来造假引出的中概股危机,是中国企业治理结构不完善、内部缺乏透明度的问题集中大爆发。”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财经》记者表示。不过,中概股市值并没有因为危机而遭遇大幅缩水。Wind数据显示,从市值上看,截至4月1日收盘,纽交所中概股的市值是12339.49亿美元;纳斯达克中概股市值3167.59亿美元;截至4月24日,纽交所中概股市值为13197.77亿美元,纳斯达克中概股市值为3474.84亿美元。美国SEC重申中概股风险明星企业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随后引发了一系列中概股危机。好未来自爆销售丑闻,爱奇艺、跟谁学相继被做空。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更是表示,爱奇艺做空项目并没有结束。而中概股的危机仍在加重。4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投资者近期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在此之前的4月21日,SEC在官方网站上也发布了一篇题为《新兴市场投资涉及重大信息披露、财务报告和其他风险,补救措施有限》的文章。文章指出,新兴市场存在信息披露不充分、无法获取审计底稿等问题,存在重大投资风险。在该文章中还强调,PCAOB仍然无法获取中国公司的审计底稿。在今年2月19日,SEC也曾发表声明称,基于PCAOB在中国的检查工作受到限制,美国证监会正在向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施压,以确保其仔细审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管理和披露风险情况。PCAOB是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其任务是监督公众公司的审计报告。美国证监会的公开发文,无疑再次加深了中概股的信任危机。雪上加霜的是,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近期也多次接受采访表达,几乎每家中概股都存在造假。“我认为几乎每家中概股都或多或少存在造假。在中概股公司中,20%至30%的收入虚增往往是正常的,或者说被广泛接受的。”浑水卡森·布洛克在近期表示。这并不是中概股第一次遭遇危机。十年前,东方纸业、绿诺国际等多家中概股企业被做空,引发中概股危机,一度导致赴美IPO企业大门的关闭。“这次危机与十年前相比并没有本质区别,根本原因都在于中国企业造假。”沈萌认为,这说明一些中国企业并没有吸取此前的教训,中国企业与现代企业制度还存在较大差距。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讲席教授田轩日前撰文表示,“目前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世界对中国制造、中国企业的不信任一旦被放大,原本艰难的赴美上市环境大概率会雪上加霜,2012-2014中概股在美国的艰难时刻或许会重演。”老虎证券合伙人徐杨对《财经》记者表示,从短期上来看,美国的机构投资者对中概股的投资门槛确实是会有所收紧。从中长期来看的话,投资中概股投资美国以外的国家,对于美国的成熟机构的投资人来讲,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并不会因为极个别的事件而导致他们改变了中长期的一个策略。投中概股与否还是要看投资一些中概股它所在的行业的一个未来的潜力。有业内人士预计,在赴美上市通道收紧之下,更多企业或者将选择内地或者香港作为上市首选。跨境执法“拉锯战”瑞幸造假事件此前已引起了中国证监会的关注。4月3日,中国证监会就表示,“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事实上。”4月22日,银保监会表示,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性质恶劣、教训深刻,银保监会将坚决支持,积极配合主管部门依法严厉惩处。业内人士认为,瑞幸咖啡造假事件或促进中美双方的监管合作。事实上,在追查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方面,中国证监会与SEC曾有过合作。早在2012年4月,据中国证监会披露,通过国际证监机构的协作机制,在美国SEC协助下,查清了宏盛科技利用虚假提单骗取信用证承兑额4.8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0.6亿元,由此虚增2005、2006年主营业务收入。2017年,登云股份IPO造假一案中,涉及其美国子公司提前确认收入,导致合并报表利润增加,同样涉及中国证监会与美国SEC的协作。不过,中美双方在跨境审计监管方面一直没有实质监管。美国SEC在2020年4月21日发布的声明中也指出,PCAOB在获取对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进行审计所需的基础工作文件方面能力有限,无法获取中国公司的审计底稿。根据2002年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所有为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出具审计报告的会计师事务所,必须在PCAOB登记,PCAOB有权通过检查审计工作底稿等方式对上述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监督,并对违规行为予以处罚。2013年,中国证监会、财政部与PCAOB签署了执法合作备忘录,中美审计跨境执法合作破冰。根据此备忘录,对于在PCAOB注册的中国会计师事务所,如果其在美业务涉及到有关案件需要调取会计底稿时,中方可有条件提供。但这类底稿只限于调查执法涉及案件的文件,对于美方最希望突破的现场检查参与问题上,中方没有松口。2018年12月,SEC和PCAOB就曾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对于业务在中国的美国上市公司,获取信息仍存在挑战。PCAOB在其网站公布了224家美国上市公司,其审计师位于PCAOB检查存在障碍的司法管辖区,其中约200家公司拥有中国审计师。大成律师事务所范兴成律师表示,中国审计机构在面临PCAOB或SEC要求其提供审计工作底稿检查要求时,确实面临一些中国法律风险,比如违反国家保密法的风险,如果审计底稿涉及到国家秘密,则审计机构有保密义务;违反档案管理相关法规的风险;违反注册会计师法的风险,如果审计底稿中有客户的商业秘密,不得擅自向境外披露。“这在客观上增加了SEC调取中概股工作底稿的难度,而且中概股公司上市主体大多注册在离岸地区,这对于中国证监会来说,除了境内通过VIE结构控制的经营实体外,也有鞭长莫及的难点,一定意义上存在监管的双重盲区。”有业内人士分析。但这样“跨界执法的空白地带”在大成律师事务所美国律师柳治平看来,并不是关键。他表示,美国的整个证券法的执法,不是以政府监管惩戒为主的,而是主要通过市场化的利益,驱动律师发起证券法集体诉讼为主。政府对上市公司本身,包括其聘用的审计师的监管,大有“大道至简”、“无为而治”的意味,只有在情节恶劣的时候,证监会才会会同司法部展开民事与刑事调查,“更多的是依靠公司自身的披露,法院和集体诉讼律师们会完成‘监管’与执法。”“部分中概股之所以在美国如此猖獗作假,是因为中美两国没有引渡协议,其高管和董事难以被美国政府人身控制后承担个人刑事责任。”柳治平认为,如果中国政府在此领域加强与美国的监管协作,会倒逼中概股更加遵守美国的证券法,降低其诉讼风险。不过,范兴成律师也提醒,虽然跨境审计监管目前没有实质方案,瑞信咖啡造假事件出现后,中国证监会发表声明表示高度关注和强烈谴责。近日,有媒体报道,SEC就已向中国证监会发函,与证监会就双方配合对瑞幸咖啡进行彻查一事进行沟通。不过,《财经》记者并未从官方得到证实。

2020年04月24日 21:04